以人写时代,惊世传奇

作者: 彩天下香港免资料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2

最初知道这部电影是初二英语课本介绍巩俐的那篇课文,当时对巩俐完全没有好感,我也只是听说过张国荣的名字,他的死,但是对哥哥一点都没有了解。因此,这部电影就只是听说了名字,也没想过要看。
对哥哥的了解应该是从今年开始的,从QQ上了解到这个已经离我们而去的人,所以才开始对这部电影进行了解,想到来看这部电影。
才看这部电影,感觉这应该是国产片的顶峰了。看这部电影时我从头哭到了尾,在电影中一直贯穿着的那曲京歌,“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不知为什么,每次听这个曲调都有一种悲凉的情感,本身霸王别姬的故事就是悲剧,配上这个曲调更有一种无奈和悲凉。哥哥在这个电影里的表演是出神入化的,蝶衣自始至终的那种说不出的娇羞,娇媚中的那种偏执,在哥哥的表演中表现的淋漓尽致。那是一种说不出的娇媚,那是一种脱俗的美。尤其是在文革的那一段,特别让人寒心,哥哥的那个眼神,那是一种揪心,失望乃至于绝望的眼神。心如死灰,形销骨立的眼神。最不能容忍的是背叛,尤其是那个自己的一生都如此深爱着的师哥的背叛。蝶衣最终还是站起来揭发了,那应该看作是一种无力的反抗吧,是的,所有人都是骗子,都在骗他,一切的宠溺,赞美,关怀都是在骗他,不为了什么,或者说,即使不知道是为了什么,期骗,剥去了那张粉饰的面容,在内心里,他还是那个被妈妈扔在戏班里的小豆子,绝望,恐惧,迷茫,脆弱,崩溃。。。一直以来,都以为小楼的爱和关怀是真的,是可以依赖的,但是小楼的揭发直接粉碎了他的信念。太真了,太单纯的心灵,也是最容易被伤害的。
因为小楼的嗓子倒了,所以蝶衣选择了自刎,如他的师父一样死于戏台之上。他兑现了那个我们一起唱戏,唱一辈子,一年,一个时辰都不能少的决定。自我了结,也算是他对这个人戏不分的一生的终结吧。这是一种对完美的追求,这一生,蝶衣把戏演绎到了极致,以人生入戏,最后如愿以偿地死在最爱的人的面前,他大概没有遗憾了吧。戏痴的一生,但是这样的人生凄美而无遗憾。
对于段小楼,我只能说这个角色太真实,太苍白了,因为他被用来衬托蝶衣这个如此完美如此脱俗的形象。人的一生往往被时间和生活磨去了棱角,从孩子气的霸王到平凡,甚至有些懦弱卑鄙的小市民,只有悲哀和心疼,因为生活的束缚也太多太多了,再说他也不象蝶衣那样是一个为戏而生的人,他只是一个戏子,戏只是职业,所以他无论如何都只是假霸王,而蝶衣是真虞姬。
菊仙是值得敬佩的女人,虽然我觉得她太泼辣,太狠毒了,可是这是她作为一个妓女必须的生存手段。也许是因为我比较偏好蝶衣吧,我不太喜欢菊仙这个角色,甚至有点憎恨,仅仅因为她夺走了小楼,使蝶衣痛苦。可是如果楚霸王真的取得了天下,他的妃嫔也不只是虞姬一个吧,只是庆幸历史亡了楚霸王,留给我们一个凄美的绝唱,而京剧将其浓缩,哥哥又把它演绎到了极致。

“人,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老爷子话音刚落,程蝶衣便噼里啪啦抽了自己几耳光,声响零零碎碎,他似领悟了什么。老爷子严是严了点,倘若不严,哪能成就他风情万种的程蝶衣?程蝶衣是个苦命的种,被亲娘断了六指,被师傅打得半死,被张公公鸡奸,被霸王背叛,伤心,被毒瘾折磨,被抓坐牢,被批斗,被弟子背叛,再被霸王背叛,再次伤心,绝望,自尽。虞姬终归西。还是老爷子说的好:人纵有万般能耐,可终也敌不过天命啊!好在也曾风光过,袁四爷赠了宝剑,还拜了把子。可他心里到底看不起姓袁的,有钱有势罢了,不是什么好货。接着来了个菊仙。菊仙又是谁?一个妓女,一个窑姐,名正言顺地要和霸王结婚,那怎么成?霸王只有一个,霸王爱着虞姬,霸王属于虞姬。戏里戏外,真真假假,就像镜子里拥着霸王的虞姬,瞬间清晰,又瞬间模糊了。这爱到底有些晦涩,敌不过菊仙的火热与直爽。撇下满桌的珠宝首饰和老鸨那句:“我告诉你,那窑姐永远都是窑姐!”,菊仙真的从良了。霸王亦是实在,为了娶老婆,不惜拍了自己一茶壶,与当年为了戏班不惜拍自己一板砖不是一样的吗?娶了老婆,安安心心,“姓袁的他管得着姓段的吗?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彻头彻尾一现实主义者。这现实带来的不是安逸,而是灾难----说错了一句话,官兵们便上台哄哄打打,绝了他的后;程蝶衣反身要揭发他,因为他被红卫兵逼急了要揭发程蝶衣;菊仙上吊自尽,也是因为他懦弱的灵魂,那灵魂受不了魔鬼的诱惑,在人性的沼泽里越陷越深。不过菊仙死得倒是淋漓畅快,在那人性扭曲的年代,窑姐的身子脏了点儿,灵魂却异常的干净。够讽刺,也够辛酸。
“人,不都为了成个角儿吗!”这年头真正入戏的唯有老爷子和他徒弟程蝶衣。老爷子为了成角儿,倒下前还唱着词儿,一生为戏而生,为戏而活,亦为戏而死。程蝶衣呢?不成疯魔不成佛,守着传统的戏路不放,在那个叛逆的被时代整成新新人类的弟子小四面前,他似落伍了几个世纪。他对戏太忠诚,戏院随着时代的变迁光影交错,他在台上像穿着戏服的看客,台下的那些座位一成不变,人却不是那些人了。对戏服,他亦是珍爱,伤心欲绝之时宁可使之化为青烟灰烬,亦舍不得施与他人。在那个年代,人人都在演戏,人人都在背叛,那坤背叛了段小楼,小四背叛了程蝶衣,段小楼背叛了程蝶衣,背叛了菊仙,背叛了灵魂。霸王怎会背叛了虞姬?!不,戏不是这样演的!虞姬疯了:“你们都骗我!都骗我!”这戏已接近尾声,方才如梦初醒,一切成空……
电影太悲凉,太凄美,使人不忍再看,却又割舍不下。程蝶衣入戏太深,曾念词一错再错,张国荣又何尝不是?程蝶衣就是张国荣,亦如林黛玉正是陈晓旭,而今物是人非,二人均已归西,观众们流下的泪水亦只为送别罢了。
“蝶衣!----小豆子”
人生如戏,戏里戏外都是梦……

  一部《蓝宇》一部《霸王别姬》这是近年来唯二两部让我看完之后觉得回味无穷欷歔不已的电影,前者单讲情,把情讲到极致,后者把情置于一个特殊的环境大背景之下,清朝、民国、新中国,讲的不单单是一个情,内里面包含了更多的东西。按常理来说,如果导演想要在一部片子里表达太多不同的东西,怕是会有冲突,哪一块都说不清楚,表达不明白(我想到了冯小刚《私人订制》突兀的结尾),但是《霸王别姬》整整2小时44分钟(大概是我看过的最长的电影了),我一口气看完,觉得1分钟都没有浪费,每个人物每个眼神每句台词也是有其意义的,每个场景单拎出来都能让人慢慢分析好久。置于导演要表达的东西,小豆儿到程蝶衣的转变,程蝶衣对段小楼的情,段小楼与菊仙之前由假戏真做到之后的共患难到最后的背叛,四爷对蝶衣的欣赏与爱惜,菊仙的英勇果敢,蝶衣与四儿之间的背叛,四儿参与文革的积极与之后被人发现独自唱着贵妃醉酒,梨花园园长文革前后的变化。。。。。。种种故事的穿插,多样却不显拥挤,因为这些故事都在围绕着一个情字打转。
  程蝶衣
  先说故事的主角,故事从小豆儿被自己的生母——一个果决狠辣的女人(和多年后出现的花满楼头牌菊仙姑娘性格相仿)送到师傅那儿去开始。小豆儿母亲,在切去小豆儿第六指时的心狠,在恳求师傅时的低声下气甚至暗示可以肉体交换,小豆儿一直冷静的站在一旁,直到晚上被同戏班的孩子们欺负时才爆发,只一扭头把母亲给自己的大衣狠心送到煤炉里烧掉,这孩子,狠心,随他娘。这一段故事里,小豆儿有一句台词,“娘,我冷,水都冻成冰了”,这句台词整部电影后半部分也出现过一次,是蝶衣对菊仙说的,两个性格同样刚强的女人,一个的回应是切去了小豆儿六指,一个是像母亲一样紧紧地搂住蝶衣。
  之后记忆深刻的一段是《思凡》,电影里想要表达的意思和思凡的唱词差不多,“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到“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的转变即是蝶衣入了虞姬这个角色,一个性别认知转变的过程,但是悲剧性在于蝶衣这一入就入了一辈子,直到生命的结尾。其实就我的想法来说,我认为程蝶衣可能并不是真正意义上的同性恋,他只是把自己当成了戏里的虞姬,虞姬想要的是什么,无非一个霸王,无非一辈子的相守,所以在得知小楼去了花满楼之后,蝶衣情绪很激动,向小楼逼问一个一辈子的承诺:“不行!说的是一辈子!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算一辈子!”,他不是再给自己,而是替虞姬向霸王讨一个承诺啊。之后是在文革期间,师兄弟两个给学生们讲京剧出现了分歧,回去后,两人吵了一架,小楼骂着说“不疯魔不成活”,蝶衣问了一句“虞姬是为什么而死的?”为什么?为的不还是霸王。宝剑的事情,蝶衣一直记得小楼正宫娘娘的许诺,千辛万苦却阴差阳错在小楼成婚当夜以自己的尊严从四爷那里换回了这把宝剑,送给了小楼。菊仙给蝶衣敬酒,蝶衣说了一句:”多谢菊仙姑娘“,那眼神冷到了心里,因为蝶衣面对的是一个现实中的虞姬,戏里面的虞姬毕竟只能是戏里的,蝶衣感到无助,他的霸王也回到现实找到了现实中的虞姬。”多谢菊仙姑娘“电影后半段还出现一次是在新中国成立初期,上台之前,临时得知自己要被换角儿,顶替自己的新虞姬是自己的徒弟四儿,蝶衣感到无助,他认定的霸王只有小楼一个,奈何可以当虞姬的人如此之多。所以才有之后文革期间被批斗的爆发:你们都骗我。其实是没有人和他在一个世界,大家都不理解他。
  而后故事的终了也纠结在这,11年后小楼的一句”我本是男儿身,又不是女娇娥,又错了“,一句点醒梦中人,蝶衣的虞姬终于从戏中醒来,开始面对这个世界,可是有什么用?半辈子都这样过去了,半辈子,他一直是虞姬,程蝶衣是什么样的人?他会为什么而死?我们一概不知,电影中我们看的到的程蝶衣只有那一段蝶衣让梨花园园长写信给自己的母亲,这是程蝶衣。所以,还是死了罢,以虞姬的身份,以虞姬的方式,在挚爱身边,结束虞姬的一生,也顺带,了结了这不清不楚不明不白的程蝶衣的一生。
  不疯魔不成活。
  菊仙
  巩俐在整部影片也算演出彩的一个角色,稍微有点瑕疵的是她上场的第一幕,在青楼和嫖客们起了冲突,大打出手,正好遇到了段小楼。这一段菊仙的眼神动作给人感觉都不像是一个青楼女子。。。反而像个泼妇(后来看花絮,才知道原来巩俐那时候刚刚拍完《秋菊打官司》,总感觉和菊仙的角色怪怪的)。
  这个角色给我印象深刻的大概有三幕:一是离开青楼去投奔小楼,二是在师傅院子里小楼和蝶衣跪着的时候,秋菊转身从晾衣布后出来眼神一挑,扭着腰为小楼向师傅求情。三是文化大革命的时候,小楼和蝶衣被批斗,后小楼背叛菊仙,菊仙自杀。
  这三幕里巩俐的眼神,一转一回,对小楼的默默深情,对蝶衣的不甘愤怒,对四爷的不亢不卑。。。种种眼神下面感觉都有一层倔强在铺垫着,不服输,够傲气。能演出这种眼神很难得,大概和演员自身的个性有关。想想现代女演员,大概只有周迅一个能有那种眼神了,《画皮》里的出场,娇媚的一塌糊涂,《红高粱》里的九儿,就算哭也带着不服输。
  当然,巩俐在这部电影里也不全是以倔强的眼神示人,有一幕是将蝶衣戒烟,在屋子里摔东西,后来菊仙进来喂药的时候,沉默了一会儿,抱住了他——这个自已一世的情敌,像个。。。像个母亲一样。这幕戏是温情的,我看的时候几近落泪。
  段小楼
  /*果然影评书评都要看完就写,现在写,细节差不多都忘了【哭脸】*/
  没啥印象深的,看这部电影的时候知道这么重要的一个角色是张丰毅演的,有点吃惊。张丰毅给我的印象应该是归于陈道明一类——那种革命老艺术家,能为艺术事业献身。但是最近发现他竟然还上真人秀。
  言归正传,说说段小楼这个人物。他是戏里的楚霸王,但也仅限于戏里。出了戏他也就是一不折不扣的市井小民。。。。。。一想到他文革期间为了自保,背叛了菊仙,背叛了蝶衣就气不打一处来,但实际上用市井小民这个词还是我偏激了点,这个角色是有其现实意义的,可以说是整部戏里最有现实意义的了。因为我们每个人都可能是段小楼,自私鲁莽,也许仗义也许有一腔豪情,但总是仅限于生活中的柴米油盐,朋友间的泛泛之交,一旦牵扯到自身利益,段小楼(也就是我们)很难维持平常生活中道貌岸然的愤青形象,也很难坚守和把控内心的底线。说着简单,但将一个人真实地置入那个环境里的时候,我相信很少有人能不被迷惑。所以我说和段小楼对比下来,菊仙和蝶衣太完美,理想中的人物,并且能按照理想而活。对比下来小楼就显得尘世气息浓厚许多。
  最后用豆瓣上看到的一则评论做结尾吧,说《霸王别姬》这部电影里面,有两个真虞姬:一个戏里的虞姬蝶衣,一个现实中的虞姬菊仙。但却没有一个真霸王。
/*其实影片里面的四爷和蝶衣的学生这两个人物我也很感兴趣,但是可能因为小人物的出场时间不多,相较于主角要挖掘人物性格的话肯定要难得多,留待以后二刷的时候再谈罢*/

       霸王别姬 这部电影听说了很久,但是一直没有去看,以前是因为怕自己还没到那个境界,看不懂。去年微薄风靡了怀念哥哥的风潮,我也跟风去看了张国荣的电影,听了他的歌。原先看他的第一部电影是 异度空间 时隔太久远已经记不清楚。我觉得张国荣在王家卫的电影里才体现得出他的魂,阿飞正传,春光乍泄,东邪西毒,比他在英雄本色,倩女幽魂里面棒多了。所以之前我觉得只有王家卫才能拍得出张国荣。
    看的第一步陈凯歌的电影是 无极,就是那个跟着我有肉吃的出处。张柏芝,玄彬,分分钟都是我男神女神,但是整部电影让人有种不明觉厉的体会= =后来还看了一部 赵氏孤儿,但是也没什么太大的感触了。
    这部电影我最同意的一句话就是程蝶衣把霸王别姬演成了姬别霸王,虞姬才是主角。程蝶衣的忧伤可以穿过层层的妆容,他的本是男儿身,不是女娇娥,他的要不是他死了,京戏就可以传到日本了,他的你们杀了我吧。到影片的最后,段小楼揭发程蝶衣的时候,菊仙的表情悲伤极了,像是自己的孩子受了委屈,段小楼说自己不爱菊仙要和菊仙划清界限的时候,菊仙的表情是绝望。程蝶衣戒大烟的时候在菊仙怀里,菊仙就像抱着自己的孩子。功利的菊仙真的是可圈可点,演出了母亲,妓女,和妻子。
    有人说过,张国荣就凭程蝶衣这一个角色就能流芳百世,是的,程蝶衣真的太让人心疼了,小时候被母亲割下手指送到戏班,被师傅打还不说打得好,被师哥用烟斗打嘴巴,被李公公猥亵,被小四出卖,被段小楼揭发。
   段小楼是因为程蝶衣才成角儿的,虞姬是真虞姬,霸王是假霸王,五步还是七步,要是没有程蝶衣,成就不了段小楼的楚霸王。
   这部戏的魂在张国荣,但是没有巩俐,这部戏也不成戏。

一出霸王别姬,成就一部经典,一曲绝唱!

国产片有此绝唱,足矣。感谢哥哥,用生命演绎了这个凄美的童话。这部电影还是那句话,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
愿哥哥在天国过的安宁。

 

    三个小时大张大合的压抑,任何语言都无力,唯余泪肆流……

 

【神韵】

    每一个角色都是经典,哥哥的蝶衣和张丰毅的霸王自不必说,巩俐的菊仙入木三分,英达的那爷和葛优的袁四爷活灵活现,少年小豆子的气质声貌翻涌的内心全在那眼神里、小石头那份情意和霸气更是难得,连戏份不过几出的小赖子,也是入了灵魂……这部戏,是演员和导演一起用心用生命去造的。

    小豆子清秀的面容和平淡的眼神里,掩盖着让人绝望坚毅,和痴迷。少年尹治的面容,竟似是为戏而生!不疯魔不成活。生于80末90初,年少时也不曾为张国荣痴迷过,只通过校内分享和百度搜索了解关于他的一些,然而在哥哥走后七年的今天在看这部戏,却不禁深叹,果然如为哥哥量体所裁,丝丝扣扣,都如哥哥的真实写照。

 

本文由彩天下app发布于彩天下香港免资料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以人写时代,惊世传奇

关键词: 彩天下app

上一篇:幸好就多少个,如此一代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