最残忍的段小楼,他不是你的

作者: 彩天下香港免资料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2

程蝶衣,一个活在现实中的梦,他的虞姬无人可比,皆因他的梦淋漓尽致
他的梦,于世难容,只因太过纯粹
纷杂的现世中,最困难的不是成就巅峰,而是纯粹,从一而终的执着,倾尽所有只为一人、一事物的决心
执着,最困难的不是执着本身,而是守护执着、抵御无常的勇气
程蝶衣,注定能够成就戏剧巅峰
无人可及的纯粹造就了无人可及的艺术
世人钦羡他的虞姬,不仅仅是钦羡他的艺术造诣,也是钦羡他的勇气
我们深爱他,不是因为他是他,而是因为他有着现世的我们所不具备的勇气,一辈子只爱一个人的勇气,一日为虞姬终生为虞姬、宁为玉碎不为瓦全的勇气

程蝶衣似水柔情,看似柔弱不显露,实则刚硬不屈,内心坚毅,很多次都是他做出了极大的奉献才使得段小楼及众人平安,比如被老太监猥亵后使得戏班子走上了发达的道路,比如去给日本人唱戏只是为了救段小楼,试问如果段小楼没有莽撞地招惹了日本人被抓,程蝶衣又怎么可能主动贴上去给日本人唱戏?反观段小楼,所有的刚气和威武都只是小人的一时之逞,在真正的大事面前他丝毫没有任何骨气,在程蝶衣被抓上公堂的时候,在程蝶衣最需要帮助和安慰的时候,他选择听取妻子的意见和程蝶衣断绝往来,甚至没有袁四爷有骨气,敢为自己在乎的人在公堂上说句话,之后的文革时期的事情,信口污蔑,只为保全自己,连往日声称他要保护的妻子都敢出卖。程蝶衣啊,你的真心付错了人,倒不如说,你喜欢的,其实是项羽啊,段小楼只不过是披着项羽皮囊的替代品,你又怎么会不失望呢?程蝶衣有着不一般的侠骨柔情,在他心中,他只在乎他想在乎的东西,一是戏曲,二是段小楼,再无其他,甚至没有自己。因而他才会为了段小楼给日本人唱戏,而得知段小楼要与他断绝联系后在公堂上被审问时才会自己认罪,才会丧失了一切希望喊出杀了我吧这样的话。段小楼一次次的绝情和抛弃换来的是程蝶衣一次次的原谅和妥协,然而直至最后,程蝶衣也是原谅了段小楼,和他最后一次演绎了霸王别姬。程蝶衣将虞姬的爱延续到了生命的最后一刻,并用虞姬的结局结束了自己的悲伤的一生,但他也许到最终都不愿相信的现实是,那个霸王,从一开始,就不是他的霸王,也或许,他已经醒悟,但最终他固执的内心还是让他想带着这样的一份爱的情感、以虞姬的身份离去,在他心中,至少在他离去的那一片刻,面前的那个人仍然是爱着他的霸王项羽。戏子一生,不疯魔不成活。他成全了虞姬这个角色,也成全了自己悲剧的一生。

英雄的懦弱
       段小楼大概是整部剧中最矛盾的角色。在戏里他是霸王。无所畏惧的大英雄。我相信他的性格里一定有一些英雄的特质。小时候练功苦,他明知道会被罚还是帮小豆子偷懒。后来小豆子抗拒唱旦角,怕吃苦跑了。他明明有机会抓住小豆子,还是放他走了。小豆子唱错词他恨铁不成钢用烟烫他的嘴成全了程蝶衣。他搭救菊仙。包括后来反抗日本人。这些都体现了他的英雄特征。
        但是英雄也有懦弱。我相信段小楼也是喜欢程蝶衣的。从他对袁世卿不满的态度可以看出来。但是他可能是没有看清也可能是看清了不敢承认。最后他还是娶了菊仙。他肯定也是爱菊仙的。甚至可以因为菊仙的坚持放弃唱戏。
        但是在最后段小楼还是背叛了蝶衣和菊仙。这幕给很多人很大的冲击,当时段小楼的表情里面有一种被折磨后的疯狂和崩溃。后来菊仙姿自杀,段小楼和蝶衣厮打,因为他把菊仙自杀的原因都归咎与于蝶衣。逃避直视是他害死了蝶衣。这些都是一个英雄的懦弱。他给了身边两个人重击,打破了两个人的梦。

    要想成为角儿,就得自个儿成全自个儿.程蝶衣一生都在做着梦,一场不会醒的梦。戏子入梦,一世天涯,入了梦,从此蝶衣就不是程蝶衣,是虞姬,是女娇娥。蝶衣说无声不歌,无动不舞,这是戏,也是蝶衣的永生的梦。程蝶衣儿时是不幸,戏子的不幸,从事着这下九流的行当,是段小楼让蝶衣入梦,让蝶衣从潜意识里觉得自己是女人,当戏唱罢,别人都醒了,就只有蝶衣在梦里,一辈子。让蝶衣离开孤独的人是段小楼,蝶衣是真虞姬,可段小楼不是真霸王,不会念念柔情,款款深情,不会理解那份深重的爱。段小楼活得现实,他知道戏永远只是戏,时代在变化,人也在变化,可程蝶衣是永远生活在戏台上的人,扮演着虞姬也扮演着自己的人生。袁四卿较之段小楼更理解蝶衣,袁也是个爱戏入戏的人,和蝶衣有着一样的境界,对戏,他们和旁人的理解是迥然不同的。在某种程度上说,袁四卿更像是真霸王。看到片子的五分之四处,蝶衣是心碎了吧,在小四代替蝶衣出演虞姬的时候,就像是现实硬生生的把蝶衣从梦中拉出来,蝶衣不愿,心里却是明了梦随戏的结束而结束,他的一切都结束了。程蝶衣只管唱戏,戏外的一切都不干蝶衣的事,只会唱京戏的,只为京戏活着。
菊仙,一个旧社会的青楼女子,有自己的小算盘,有计谋会做人,起初,她找段小楼不过是想找个依靠菊仙和蝶衣一样,没有真正的被爱过,当菊仙在选择自杀的时候,应该也是绝望到了顶点,一直爱着的男人,为了自保而出卖。剧末的时候,段小楼让程蝶衣醒了,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性别从来都不是这份爱的阻碍,这份爱本身就是不对等的,一直只有程蝶衣付出着,一厢情愿的爱的凄凉。段小楼这个人物,只能说是个很现实的人,蝶衣的爱,他一直是不露声色的逃避着,对菊仙也没有真正的想付出过,他一直只是个索爱的人,他是不懂爱的,当程蝶衣和段小楼在文革后重新合作唱戏的时候,他还是不懂蝶衣,蝶衣是理想主义者,而段小楼只是个现实的人,戏如人生,在段小楼这里却不然,戏唱罢,梦也就醒了。人生如戏,蝶衣的一生永远是在戏梦之中。可悲,可叹,小石头不是当年的小石头,而小豆子永远是那个小豆子。少年的心事又有谁能知?
总的来说,霸王别姬,是绝唱,是经典。张国荣把程蝶衣演活了,程蝶衣是虞姬,而张国荣是蝶衣,三者的形象成为中国电影史上的绝唱, 一笑萬古春,一啼萬古愁,此境非你莫屬,此貌非你莫有,哥哥之后,再无蝶衣。片子很好,剧本好,演员好,导演也很有深度的诠释霸王别姬中的人性。这一切,造就了霸王别姬,也成就了中国电影。

初次观赏陈凯歌的《霸王别姬》,已是在它获得金棕榈奖很多年以后。退去大奖的光华, 却丝毫不能减去一分的味道,意义深远如初。关于人性,关于爱情,关于纯洁,关于现 实,一切的一切在这部雅俗共赏的经典中得到完美的诠释。
提及霸王,就会想起霸王的垓下绝唱:“力拔山兮气盖世,时不利兮骓不逝;骓不逝兮可奈 何,虞兮虞兮奈若何。” 提及虞姬,也就会想起虞姬的陨香吟喋:“汉兵已略地, 四面楚歌声; 大王意气尽, 贱妾 何聊生!” 这是影片中程段二人的戏文。对于段小楼,或许这只是戏文,但他却不自觉地走着霸王的 路。对于程蝶衣,这就是他一生的承诺,是可以为其坚守的誓言。
霸王
贯穿影片始终的,是一部戏。一部舞台上的戏,一部现实生活中的戏。段小楼之为霸王, 似乎处处否认着戏如人生的思想,却又不可避免的走向英雄末路式的结局。 他是幸运的,因为有两个“女人”同时深爱着他。而他又因此而悲哀,纠结于一生的情感漩 涡中无法自拔。 对于京剧,他没
有蝶衣一样的痴狂。他曾冷笑蝶衣:“我是假霸王,你是真虞姬。”他追求 的是成为现实生活——这个赤裸裸的物质世界中的霸王。他有梦想,有追求,同时也会胆 怯,也会绝望,也会如利剑般伤人。段小楼是个通子,他会追随着时代,从清末到新中国 建立,他会反清,会抗日,会拥护共产党,会惧怕造反派。而段小楼却从未真正成为现实 中的霸王,他让两个人因他而死,而他自己也走向绝望。 影片对段小楼内心的挣扎与变化进行了形象的阐释,从他执着于京戏,到他混世谋生;从 他对蝶衣的关爱,到对蝶衣暧昧感情的惧怕和疏远;从他对菊仙的爱和依赖,到为了自己 而背叛菊仙,一幕幕,既是他一生的写照,也是中国历史巨变的缩影。 段小楼的一生,都在上演着《霸王别姬》,而他的生命中,有蝶衣,有菊仙,一个男人和 一个女人分别占据了那虞姬的位置。他想得到现世的幸福,因此他可以放弃京戏,去和菊 仙过平淡的日子;他又甩不掉蝶衣对他的情,几次重回舞台,几次霸王别姬。反反复复, 重重叠叠,作为男人的段小楼,始终周旋在两个人之间,在社会动荡与巨变的时代,又添 抹了浓的化不开的暧昧与情怀。 他一生都在逃开霸王的命运。他在现实中学会屈服,在历史变革中学会妥协。可是在最后 的淡淡的
 血色中,他失去了虞姬,也就终究成为了末路的霸王。 他始终是霸王,至少在程蝶衣的心里。
虞姬
在我看来,影片混杂着两个虞姬,一是蝶衣,二是菊仙。 程蝶衣是影片中被着以重墨的角色,导演有意凸显着他的复杂与单纯,他内心虚妄的世界 与现实的矛盾,是诠释影片灵魂的重要人物。 从被母亲剁下第六指,送进科班那刻,程蝶衣就已牵扯进这出戏中。他是个执子,是生活 中最锐利的那抹刀锋。可是社会从不需要棱角,程蝶衣成长的过程,正是他被迫屈服现实 的过程。 他执意背错《思凡》,无论被打多少次,因为他坚信世界上还有别的路,可以走向光明的 路。直到师哥用烟袋锅子捅破了他的嘴,他才懂得他只有一条路,从那刻起,他屈服了现 实,“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当这句话从他的口中吐出那刻,程蝶衣之为虞姬的 角色便被定格,也注定他一生的命运。 影片中有一句台词,在蝶衣被送往张公公府上时,那坤说:“虞姬怎么演,也都有个一 死”。当影片结束时,赫然发现,程蝶衣的一生都在印证着这句话。 蝶衣是脆弱的。在被张公公侮辱后,他一言不发,而内心尽碎;在被菊仙夺走了虞姬位置 后,他彷徨无助,吸食大烟,将袁世卿当作知己,玩于世间。 蝶衣又是倔强的。即使在风云变化的社会环境中,即使他不断被现实所强暴,他依旧是倔 强如初。他不顾那句“一个人有一个人的命”,执意将小四抱回戏班;他执着于对小楼的感 情,一次又一次去寻觅那把宝剑,不顾一切要将菊仙拉出程段二人的世界;他又是执着于 京戏,执着于这永恒的艺术,即使是唱给日本人,他也说:“如果青木还活着,那京戏一定 传到日本国了。”他的内心充斥着虚妄,却又极其的现实。他坚信人生如戏,戏如人生;他 坚信自己身为虞姬,就应从一而终。 可是在那个历经变革的社会里,在那个历史匆匆变幻的时代里,他注定作为一个时代的弃 儿,如一粒孤零零的棋子,被世人所不理解,如此,便成了段小楼口中“不疯魔不成活”的 一个戏子。 他是一个戏子,他是落后的,在一定意义上,他又是永恒的。充斥他整个灵魂的,无非是 京戏,以及戏中的霸王。所以
当他看到京戏被改成了现代戏,看见他的霸王背叛他,梦想 中的一切轰然倒塌,终于让他彻底的崩溃。可是他又是固执的,他将怨恨迁就在菊仙身 上,而淡避了小楼。他的嘶声呐喊,是虞姬生命最后终结的信号。
影片的结尾不同于原作。相比原作,电影的结局更加残酷也更加的绚丽。程蝶衣绝望十一 年后再次喝这一曲《霸王别姬》,并用那把代表永恒的宝剑结束了自己的一生,兑现了自 己从一而终的诺言,并真正完成了他执着追求的艺术人生。 相对于蝶衣,菊仙是个丝毫没有艺术气质的女人。可是在这出现实生活中的《霸王别姬》 里,她确是又一个虞姬。因为段小楼的挺身而出,让她萌生了追随小楼一生的念头。菊仙 骗婚的那段极其的精彩,那种微微的油滑和隐藏着的期盼,在巩俐精妙的演绎中得到完美 的体现。而后的菊仙,是将小楼看作全部的痴情女人,一如程蝶衣。两个虞姬一直对抗 着,从小楼被捕后她与蝶衣的约定,到最后将宝剑轻轻放到蝶衣的身前,他们无始无终的 为争夺霸王而对抗,却又在丝丝缕缕中有着默契,甚至有着一些知音的成分。而菊仙如母 亲般紧紧拥住犯烟瘾的蝶衣那一幕,更是凸显了两者复杂的感情。也是难怪,戏上的程蝶 衣,台下的菊仙,都是虞姬。不离不弃,从一而终。 一如程蝶衣,作为虞姬的她终归是要死的。当崩溃的程蝶衣向红卫兵揭发她的身份,当段 小楼吼出那句“我和她划清界限”,她彻底感受到了那贯穿灵魂的绝望。于是她披上那件结 婚时的夹袄,将绳索套上自己的脖子。她是个俗人,她没有程蝶衣的执着和对永恒艺术的 追求。但是她还是期盼永恒的——永远定格在她和段小楼结婚的那天。 霸王既死,虞姬奈何。 菊仙让段小楼的霸王风范殆尽而沦于平庸,也因此失去了一直害怕失去的幸福。可这本不 是她的过错,她只是虞姬,深爱霸王的虞姬。 于是影片赫然再一次呈现了那个主题:“虞姬怎么演,也都有个一死。”
关于人性与历史的一幅浩瀚图景 《霸王别姬》是一部动情的影片,它将错乱复杂的人性用时间轴贯穿并娓娓道来。观赏这 部影片时,我切身的感受到自己被剧情所牵引,一刻喘息之机都没有。从1924到1977,从 小石头小豆子蜕变成段小楼程蝶衣,剧情一环扣一环,将人性和历史的变革糅杂进去,看 罢余香绕梁。 本片关于人性的诠释真实而又艺术,在程段二人的感情瓜葛间展现了一种超越性别的情 感,而又从蝶衣菊仙的矛盾中隐隐察觉小楼的彷徨。而小四对蝶衣的背叛,小楼对菊仙的 背叛,更加的震撼人心——人性的污点在这部影片中赤裸裸的晾在那里,发人深思。 张公公家的那把宝剑,是这段历史、这对兄弟情感历程的见证。它象征的是一种静,是一 种和京剧一样的永恒。在历史变化中,程段二人接触了官僚,日本军,国军,解放军和红 卫兵,见证了清王朝的彻底灭亡,见证如袁世卿一样的“贵人”的下场。这是一幅浩瀚的历 史画卷,在人性的交杂和历史的碰撞中,霸王虞姬站在台上,为我们演绎着这一出掺杂悲 喜血泪的“霸王别姬”。
这是一部极厚重的电影,是一部不会被时光易色的电影。我想多年之后,人们再次欣赏这 一出脂粉与烽火间的人生大戏时,定会有心头猛虎轻嗅蔷薇的惊喜与快意。

菊仙

程蝶衣,可谓是整部剧里最悲剧的人物,醉心于京剧,终其一生都活在自己的世界里,他对段小楼暗生情愫,但他不知道,他迷恋的其实根本不是段小楼,而是那个在戏台上的威武的霸王,或许对于程蝶衣来说,他自己既是虞姬又是程蝶衣(但对于段小楼来说不是),所以他不能容忍自己的霸王被别人所侵占。程蝶衣将戏与人生等同起来,用这一点来看“我本男儿郎,又不是女娇蛾”这一句话,也许别人只是将它当作一句戏词,实际上在程蝶衣看来这是对自我的质疑,中间也正是因为程蝶衣在众人的逼迫下修改了对自己的定位,才使得剧情有极大的翻转。

程蝶衣错位的人生
       片头 ,小豆子要唱旦角,我们可以看到其实他是很抗拒的,所以才会逃跑也一直改不了,才会唱思凡的时候一直念成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一直到选角的时候唱错被段小楼烫嘴,段小楼让小豆子改。我本是女娇娥又不是男儿郎。从此小豆子变成了程蝶衣。好像是成全了蝶衣。其实是错位人生的开始。在剧尾段小楼又带着蝶衣回忆起这样一段,一句我本是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让蝶衣认识到他错位的人生,从头到尾他其实还是小豆子。
       我们来时是什么样走时也应该是什么样。小豆子却过了一段错位的人生。也是因为错位他作为程蝶衣的时候才对段小楼产生了超出兄弟的感情。那一句说好的一辈子 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段小楼给了程蝶衣一个梦。但是最后又亲手打破了这个梦。他后来又娶了菊仙,两个人渐行渐远。我相信段小楼娶了菊仙的时候。程蝶衣还是抱有幻想想要和段小楼唱一辈子的戏。在后来段小楼背叛程蝶衣的时候这个梦才完全碎掉。
       那个人来过,就算后来走了,也总是留下来痕迹。整部电影开头和结尾是程蝶衣和段小楼在一个场景。有人问两个人多久没见了多久没有一起唱戏了。记得最清楚的还是蝶衣。和说好的一辈子 差一年一个月一天一个时辰都不是一辈子呼应了。段小楼给的梦碎掉了给蝶衣留下的是深刻的痕迹。但是就算是这样。程蝶衣还是愿意做段小楼的虞姬。在剧未两个人又唱了一次霸王别姬。也许是段小楼那句小豆子又可能是那句我本身男儿郎又不是女娇娥,让蝶衣醒悟,他最终不是虞姬也不是程蝶衣,他是小豆子。这才给这段错位的人生划上句号。
菊仙之死
       菊仙第一次出场是段小楼救了她。也许是这一幕让菊仙产生的感情。但是感情爆发是在看见段小楼演霸王的一幕。每个女孩心里都住了一个英雄。大概段小楼完全符合菊仙心里英雄的形象。无疑。菊仙是剧里最清醒也最聪明的人。她能以一个头牌的过去嫁给段小楼。后来段小楼和程蝶衣(虽然没有成功)脱困。这里面都少不了她的影子。她也是剧里最糊涂的人。菊仙在赎身时老鸨说窑姐永远是窑姐。这也是菊仙最后的悲剧原因之一。她天真的以为段小楼一定会保护她。但是却被段小楼推下深
      段小楼的搭救给了菊仙一个梦。她以为段小楼可以像霸王一个英雄一样保护她。所以在段小楼背叛她的时候。这个梦彻底碎了。菊仙上吊时穿的是她和段小楼在成婚时候的红衣。大概是想要永远留下心里面那个英雄。永远留下心里面那个已经碎了的梦吧。

本文由彩天下app发布于彩天下香港免资料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最残忍的段小楼,他不是你的

关键词: 彩天下app

上一篇:终究是游园惊梦一场,从一而终
下一篇:没有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