男怕夜奔,於是沒有一個臺灣人不討論海角七號

作者: 彩天下香港免资料影视影评  发布:2019-08-22

能讓你只知道他的名字響透了半邊天,卻從來沒有看過他其他文章的人,只因為一部在您诞生在此以前就已經热播的電影而愛上她,對他著迷的人只會有一個,那便是二弟了——張國榮。

「小尼姑年方二八, 正青春被師傅削去了頭髮, 我本是女嬌娥, 又不是男兒郎...」
張國榮正是朵奇葩, 連走路也是有戲的. 出場的那身段, 那造手, 是個女子也不比的, 碎步緩緩施施然. 那時候的演員就是好戲, 不必張嘴, 那戲已然全寫在臉上了, 更无需說張嘴後那成溜兒的臺詞...近年来的新一代演員, 誰有這功力?
片頭鑼鼓敲起來, 京胡拉起來的弹指間, 作者出了一身的雞皮疙瘩.
自己是真愛聽京戲的鑼鼓點子, 那一聲聲的敲起來多振奮吖~ 好似當年熱播『大宅門』的時候, 比比较多少人都會趁著片頭曲兒把手上最後一點活兒做完了才得安安生生坐下, 作者卻喜歡由片頭这段京胡開始就坐下看, 那調子正是現在也忘不掉.
戲中充滿了舊京城裡各色行當的唱口, 磨剪子鏹菜刀算是聽過的, 還有那豌豆兒黃驢打滾兒的唱口, 根本沒聽懂唱詞兒的原糖葫蘆... 想起前年冬季滯留在京城, 在决定商業化了的王府井街閒逛, 去了那個遊人必去的小吃街, 一個經典前台经理装扮, 灰褂,瓜皮帽,肩上搭一條白麻布的小二站在爆肚張門口大聲吆喝著一串好聽的唱口, 那都是了不起的京师土話, 小编一句也沒聽懂, 站在爆肚張門口聽完足本...隔壁小樓上有個唱臺, 一名老花旦對著立麥咿咿呀呀的唱著, 配樂唯有一人戴著阿炳式小圓眼鏡兒的老知识分子拉著京胡, 人聲鼎沸, 聽不太很领会, 我儼然穿越了, 回神過來竟嫌棄自个儿不是個民國人.
這選角兒也是沒得挑, 那小豆子, 這孩子清瘦又精緻的面龐, 他不是小豆子, 誰是小豆子? 他一旦現在還是那個年齡, 估計會被李少紅拉去演秦鐘吧.
英達太適合作演出奸商小人物之類的剧中人物了,「嘴臉」這個詞仿佛就是給他度身訂造的, 只是出門一抹頭髮你就会察覺他到底是個什麼樣的人, 他總能把那種諂上媚主的神態演的入木八分. 那句「今兒不擠出幾條人命來, 就上上海学院吉嘍!」的腔調, 簡直無人能及, 溜鬚拍馬那就您絕活兒!
所謂「臺上一分鐘, 臺下十年功」這話便是從梨園裡傳出來的. 小賴子看著臺上那一出角兒們唱的霸王別姬, 哽咽著抹淚 :「他們怎麼能成的角兒吖? 得挨多少打吖?」唱戲是必需從小就練的, 說是受苦受難絕不誇張, 但也是這麼個打罵法完成了那麼些響徹雲霄的名角兒, 他們是足以流傳千古的. 近年来的梨園行當萎缩了, 政党和梨園子弟雖在全力以赴維繫保護, 卻也抵擋不住衰败了的事實. 現在的師傅們絕不會再像以前那样動不動就打打罵罵的板子伺候, 是人性了成都百货上千, 可這麼一來, 也沒有叫得響的角兒們出現了, 是再也出持续四大名旦的. 春晚再爛, 每年也仍舊保持有一段梨園戲曲節目照顧老年人, 也弘揚弘揚傳統. 然而仔細看看, 每年也都是那么些同樣的角兒在挑大樑, 無非正是于魁智, 孟廣祿, 張火丁… 是他們太優秀獨挑了大樑, 還是沒人能接茬兒? 若干年後, 小编們也許只能從紀錄片裡依稀回憶梨園盛世的舊光景了.
曾經看過一個採訪, 對方是男旦 , 說 :「因為自身本不是個女孩子, 因而很恐怖漏了馬腳, 於是就进一步細緻的雕刻女生的体形行為面部表情等等等等以至是女人本身都沒有注意到的細節, 作者們都得注意.」於是這麼一來, 他們就須得比女士越来越女孩子.
葛優的演技, 是著實沒得挑, 不是有人說嗎 : 葛大爺演的電影叫座, 那是葛大爺演得好; 葛大爺演的電影不火热, 那是導演導倒霉. 袁四爺從鏡中望著小樓那呆傻的眼神, 一邊說話一邊用指尖抹著自个儿的下唇, 對小樓明理挑刺兒暗裡敵意, 但當得知小樓要去喝花酒時, 瘦削癡傻的臉上渐渐浮上壓抑著但明顯興高采烈的笑容. 後半段中, 小樓去求四爺救蝶衣, 四爺仍在氣他給印度人唱堂會是爲了救小樓, 這暗醋可吃得緊吖~ 那是何许的一個花癡才具有些行徑吖? 四爺的這份癡傻, 除了葛大爺, 作者真想不到別人. 這種花癡一定在現實中也设有, 不知四大名旦有否曾碰着過? 其它, 其實葛大爺比張國榮還小一歲, 想不到吧!
顿然發現黃磊在裡邊演了一把青樓紈絝子弟! 其實舊時高端青樓里的頭牌妓女們秉持的是「廳上的貴婦, 床面上的蕩婦」這一原則, 她們琴棋書畫樣樣精晓, 歌舞都能來一段兒, 這然则古時我们三從四德的女子所沒有的特質, 在青樓裡掛頭牌的可都以有本性的家庭妇女, 举个例子『大宅門』裡的楊久紅,『胭脂扣』裡的如花, 傳說的花蕊爱妻, 還有這裡邊的菊仙, 不讓你碰便是不讓你碰, 看上的郎君便是寧可捱窮也是要跟的, 跟了, 就忠貞不二. 因而你說爲什麽舊時那么些文人木香那麼喜歡泡青樓? 在家裡的发妻無法滿足他們精神上的急需, 他們只好轉身于那个同樣擅長舞文弄墨的妓女了.
鞏俐二嫂是美眉級的职员, 這個菊仙一口一個姑曾祖母的叫著, 高興了足以抱著你媚笑, 不高興了也能够賞你兩個嘴巴子, 簡直了! 是個汉子都想克制她! 若不是回放『霸王別姬』, 作者對他的影象還停留在『Miami Vice』中, 若不是重播, 笔者都快忘了她演技有多好了…不過畢竟是鞏俐二姐, 就算再『Miami Vice』中稍嫌僵硬, 但氣場仍舊十足, 這個無可匹敵. 其實原来的书文中菊仙的戲份並非常的少, 但這戲裡可把他变成了一個敢作敢為有勇有謀的女士, 非常是激袁四爺救蝶衣那一場, 是特意布署的. 老實說, 這戲要真按原来的书文拍, 也就沒她什麽事兒了.
菊仙進戲班「逼婚」, 蝶衣明嘲暗諷菊仙演戲時就是一個十足十的女孩子了, 经常這種騙局男人是看不透的, 唯有同是女生技巧看得穿, 菊仙也不示弱, 說話間手就挽上了小樓的单手, 師弟也開始叫上了, 明裡暗裡都宣佈這個人是自家的了! 她早已猜到是怎麼回事兒了, 走的時候那一眼那張笑臉標明著她贏得了女子間的勝利! 但缺憾這種女生之間微妙的諜對諜戲碼, 相当多男觀眾估計並不會看懂.
Bug一處: 蝶衣在給天命之年師傅下跪時, 鞋底是掉了的, 能看見白襪子…哈哈~ 呂齊老爺子演的師傅, 坐在那陽光明媚的四合院兒當中, 平靜又抑揚頓挫的腔調數落著自身的徒兒們, 伴隨著北平天空中那几个鴿子的響哨, 摸出插在衣装後頸子上的煙斗… 作者腦子裡不打奔兒的跳出這麼一句話: 這可是皇宫根兒! 卻不知說話人的角色為誰, 作者非常足以精通居住在京城人的驕傲, 这可是民國的北平吖.
片中配唱蝶衣戲本的是梅兰芳派傳人溫如華, 別姬不說, 但醉酒一出, 個人認為當是程派的看家活兒. 不過畢竟皆以一出電影, 總倒霉爲了分裂的戲碼派上不相同的声调吧… 說到國劇, 是幾經糟踐, 相反… 真是那印度人還尊重些. 國民黨有沒有糟踐過, 這小编的確不知, 但也未有耳聞, 劇中糟踐它的也只是戲班子裡那群雜牌軍隊, 絕非正規師[從軍服判斷]; 而至於新中國, 誰都理解那場知名的十年運動, 還有一波所謂的新現代文化人們在戲改戲… 古板吖! 小编看見戲裡那幫被洗了腦的所謂「勞動人民」就來氣!!! 藝術就是藝術, 傳了幾千年了, 存在自然有存在的道理, 改什麽改? 現代戲… 現代戲有觀眾嗎?! 「勞動人民」… 說句不佳聽的 ... 勞動人民真能懂嗎?

一點半看完《霸王別姬》,現在是三點,註定是個無法入梦的夜晚。就像自家觀看別人的畢業感言,替他們修改,是自己的一廂情願,此刻想要體會的霸王別姬,也是本人的一廂情願。

[適合在電影院裡看的電影]
  說句老實話,小编不覺得《海角七號》是部好片。它並沒有談很深的問題,它沒有給人新的觀念,它也沒有使用非常的電影語言,它也沒有使用很新的技術。作者個人越发覺得它最大的問題在於影像節奏怪怪的,布置笑點安顿得太密集太用力,相当多笑點出現後又沒有足夠的時間讓觀眾笑完,有種被笑點追得很喘的感覺。小编把這個狀況歸因於導演對自个儿的形象不夠有信念,他安了笑點,卻不確定觀眾會笑,所以在笑點之後沒有留一段觀眾笑的時間,便向来走接下去的劇情。私以為那是一種「這個笑點不夠滑稽,空下的時間觀眾沒笑,就冷掉了,比不上進下一個笑點」那樣不夠自信的心绪作祟的結果。
  當然,也大概是因為笔者看舞臺劇看得太習慣了,所以有這樣的抱怨。舞臺劇的演員和觀眾的互動是很即時的,借使觀眾笑了,就讓觀眾笑完,假若觀眾沒笑也沒關係,緊湊地演接下去的橋段。
  雖然如此,笔者還是覺得《海角七號》是部赏心悦目的名片,而且是適合大家一块看的片子。假如您還沒去看過,它絕對值得你進電影院去看。進電影院和看DVD是全然不一樣的。在電影院裡,當你想笑的時候,大家一道笑了,當你想哭的時候,傳來别的人吸鼻子的聲音,那種氛圍是在家裡一個人看DVD絕對沒有的。海角七號成功的製造了「我们一同自在欢娱的看電影」的氛圍,小编居然覺得,少了别的觀眾的反應,這部片會倒霉看許多。

說是走個臺,難得還碰見了他們的”老粉絲“,兩個“戲子”讓人摸不清頭腦的對話,一個記憶力幾好的升迁著另一個記憶力倒霉的,二十二年沒有一齐唱,十一年分別。
沒有佈景,沒有敲鑼打鼓,唯有一束刺眼的焦点光燈,看起來很好笑很魔幻,京劇原來是這樣的麼?

不知是还是不是爲了贏得越多受眾, 凡李碧華的原文字改正成電影劇本的都刪去了大多原来的书文中夾帶的淡漠和殘酷, 對比『胭脂扣』的劇本和原来的作品, 原来的书文絕沒有電影中那样唯美, 要更現實殘酷得多;『霸王別姬』也是. 非常多影視劇的改編都或多或少的把原来的小说中那二个冰月現實的意味刪改掉, 白先勇(Pai Hsien-yung)的『孽子』也是那般, 原作遠沒有電視劇那般美好. 這莫不是影視劇導演或編劇企圖導向光明的一廂情願吧? 影視劇的確是要比書本的觀眾越多, 由此也許是怕拍太多悲劇會把民眾的希冀灰暗掉啊…但不管怎麼說, 笔者始終認為『霸王別姬』原来的小说中的程蝶衣更出彩. 作者并不很滿意這電影改編的走向, 當然這也是爲了越来越好的在中國內地發行, 也是為了越来越好的契合廣電的審美觀… 你們懂的.

某些電影是溫情的,如《八月物語》,有的電影是煽情的,如《西雅圖夜未眠》,而一些電影是絕望的,如《霸王別姬》。

  跳開《海角七號》,先談其余的。近来剛好讀到一個報導,關於美國電影業者在思虑該怎麼讓觀眾回到電影院的種種思索,最後,他們認為,最棒的艺术是發展i-马克斯電影,乃至是截然的立體電影。像近些日子的《黑暗騎士》就是一部在拍攝時同時考慮立體電影的须要而拍出來的电影。他們會那麼認為,是因為當觀影經驗無法在家园複製,觀眾才會為了體驗那四个VCD無法給予的觀影感受,選擇走進電影院裡看電影。
  當然,這樣的思维是有局限的。不是怀有的片子都適合那麼做。独有動作片及充滿特效的名片才適合變成i-马克斯電影或立體電影。不過,供给電影院給予mp3給不了的觀影經驗,以引发觀眾进入電影院,誠然是聰明的合计方向。
  回到《海角七號》。《海角七號》的中标,笔者深信是因為它給了觀眾看mp5得不到的觀影經驗。它不像i-马克斯或立體電影那麼高科学技术,而是透過帶給我们一块儿看電影的氣氛。就好像在live house或音樂祭裡聽演奏的氣氛,而那氣氛,觀眾的各種反應是内部供给的成分。
  倘使有人在未來的某一天在家要赏心悦目《海角七號》的VCD,看完後覺得《海角七號》跟大家說的不一樣,非常相似,作者一點也不會意外。
  
  所以,假使,你還沒看《海角七號》,真的建議你,挑個時間走進電影院親身感受它的魔力。是的,親身感受,而那感受唯有在電影院裡才會有。

戲就這樣開演了。

姜文先生說 : 什麼叫「非他莫屬」, 就是看別人演這個角色是还是不是代替不了他!

程蝶衣是絕望的,缺憾他絕望得不夠徹底,註定了一遍又二回的失望。程蝶衣的絕望是被段小樓打破的,缺憾他給的陽光太少,註定了一遍又三次的傷害。程蝶衣的愛,是絕望的愛,是在被遺棄的絕望中尋求的一絲溫暖,那是對一份重视的念想,念念不忘的是一輩子的陪同,一輩子的不離不棄。

[每個配角都有温馨的本色與吸重力]
  當笔者看完《海角七號》,小编馬上聯想到《娃娃看天下》。正是三毛譯的那套漫畫。
  還記得在《娃娃看天下》裡,瑪法達,愛高談闊論,空有一口理想抱負,但骨子裡只是個討厭喝湯的小一小伙子;馬諾林,國小一年紀,對於金錢卻有著超齡的定义;蘇珊娜,明明独有小一,卻一心想著成為新娘與嫁入豪門;菲力普,小二,是瑪法達的好对象,常專注的傾聽瑪法達的想法,但事實上迷戀漫畫小說,對瑪法達說的內容不曾真的领悟過。漫畫裡的每個小伙子都有著鮮明的個性,他們便是阿根廷社會中常見标准的意味。
  每個人都能在《娃娃看天下》找到一個喜愛欣賞的幼童,而那個娃娃常常正好反應了喜歡他的人內心深處的本質。
  作者個人喜歡瑪法達,作者的個性也的確像瑪法達一樣,自以為了不得,實則眼高手低,是隻不甚主要的小蝦米;高级中学同學喜歡馬諾林,她的個性也像瑪諾林,特别有金錢概念,對權利義務看得既仔細又明朗;還有一個相爱的人喜歡蘇珊娜,她雖然在職場上是流畅的女強人,實則像蘇珊娜成天發美夢,期待有天能想找對的人嫁了再也不要坐班。

綁了紅頭繩的“姨妈娘”看起來挺水靈,眼神里的倔強也很強烈,骨頭還順留著,一看正是一顆能吃苦的好苗子,只可惜了是個異類——左臂六指,”沒有吃戲飯的命啊“戲班師傅感歎道,那就乾脆拋棄個體的独特,去擁抱一個大群體,京劇這活計可是要搬到大臺子上的,那一腔一勢可都游人如织大行家盯著瞅著挑漏呢,隨著第六根手指被母親割去,他本人的少数東西也被割去了,可到底是只普通的割去了多餘的手指头,還是割去了独有先生才有的物件呢?小编一无所知。

曾經的石頭,為了小豆子挨打,為了小豆子受罰,為了小豆子流淚,換取了小豆子一輩子的信奉;功成名就後的段小樓,曾經還是那個激情的石頭,有著對京劇的執著,對仗義的執著,對權勢的背叛,卻終究軟化在菊仙的親情之下,這樣的段小樓也不過是個市井小民,想要維持一個家,想要好好地活下来,背叛在所難免。

  就好像《娃娃看天下》一般,《海角七號》的每個剧中人物都很珍视,各個个性鮮明,每位觀眾都能分别找到認同。有業務經驗的人,能在馬拉桑身上找到認同;在高雄討生活不比意的人,能在阿嘉身上找到認同;因為自个儿的獨特與有本领,而總是被周遭普普通通的人找麻煩的人,能在大大身上找到認同。
  現實生活難免不及意之事居多,於是小编們轻巧在片中這些失意的角色身上找到認同。因為認同,於是和片中剧中人物有了共嗚。又因為這些失意人最後有了得意的結局,於是小编們的失意仿佛隨著那个人的終於登臺演出而消逝,也因為他們的上演成功,笔者們隨著角色對自身有了不俗的感覺。
  《海角七號》不只讓觀眾笑,還發給了離場觀眾一位一分對生活、對后天的愿意。
  所以海角七號是狼狈的。

滿手是血地按完契書,再轉頭母親已經走了,取代他的是門外飄揚著的立春。從今往後母親、自由都一去而不復反了,以後苦就是她的深呼吸,汗水正是他的飯菜,再咽不下口再呼吸困難,爲了生存也得忍下去。

段小樓是不愛的,道義是束縛他的一個枷鎖,對於師傅,對於京劇,對於蝶衣,也對於菊仙。段小樓是能够不唱京劇的,霸王、虞姬,是唱著的一出戲,都以戲罷了。只是,虞姬入戲太深,程蝶衣說:“笔者們是怎麼唱紅的,正是師傅的一句話‘從一而終’,就讓笔者跟你美丽地唱一輩子的戲,行嗎?”這樣祈求的話語,對於段小樓来说,程蝶衣是“不瘋魔不成活”,像一個笑话,當成不了真。

  你最喜歡《海角七號》裡哪個剧中人物?
  作者喜歡茂伯!他又盧又爽直實在是太可愛啦!真希望作者能像他那麼堅持,為首要的事纵然不要臉也要坚韧不拔。

本文由彩天下app发布于彩天下香港免资料影视影评,转载请注明出处:男怕夜奔,於是沒有一個臺灣人不討論海角七號

关键词: 彩天下app